正文 四零六:井底之蛙

作品:《地下城的一百万种活法

    “你让全国男性去抓魔兽,培养精英强者吗?”

    郑乾瞬间明白过来,为何瀛洲没有冒险者公会?因为冒险者公会这种自由的制度,不利于控制全国男性。

    为什么瀛洲街道上看不到男人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为抓魔兽死掉了,就是正在抓魔兽。

    一切,都是为了让瀛洲拥有足够多的强者,对抗全世界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又何妨?你以为,川东还能像以前那样,用武力恐吓我大瀛洲?”

    冈门柳农此刻已经卸下了所有的伪装。

    没错,这正是他有恃无恐的原因。

    200大战王,1000小战王,这在两年前,是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想的数量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lv35以上凝金级强者2000人,lv20以上8000,lv20以下普通战士16000。

    这是目前拥有300万总人口的瀛洲,能拿出的全部战力。

    人多吗?

    在动辄几十万大军的大国面前,区区三万不到的军队,可以说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但这精锐度,真的非常惊人。

    郑乾粗略估算,瀛洲至少因此已经死了一百万人。

    整个国家几乎所有能提的动鸡的男人,都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这区区三万不到的战士,背后躺着至少一百万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三万不到的士兵,装备齐全,粮草充沛,后援得当,甚至已经可以打赢两年前的川东。

    这就是冈门柳农有恃无恐的原因。

    你川东来逼我处理?笑话!

    我让你这个川东二分王有来无回!

    你以为我要对你客气?

    大错特错,郑乾,你今天以为自己能活着回去吗?

    时机已经成熟,我瀛洲完全可以以战养战,既然这片土地会被同化,那就换一块土地好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郑乾已然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他低声吼道“看来瀛洲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处理咯?”

    “处理,我们当然想处理。”

    冈门柳农高声笑道“你们愿意出钱我们就愿意处理咯?”

    “培养这三万精英,至少死了一百万人吧?这一百万条人命,值得钱难道还不够处理区区一块超超高纯度魔水晶?”

    “笑话,人命又不值钱,再说了,处理魔水晶花的资源就是彻底的浪费,一百多万人死了,我们瀛洲得到了无敌的三万精锐。

    只要动动脑子就知道哪个更划算!”

    “是嘛,看来你真的无药可救了。”

    郑乾很生气。

    并不是郑乾对人命有多看重。

    而是现在,郑乾也是一个领导者了。

    作为领导者,郑乾对于瀛洲做派感到极度的厌恶。

    跟你谈谈,是给你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你不配拥有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掌心偷偷凝聚的龙息悄悄熄灭。

    郑乾放弃了一掌将瀛洲焚毁的想法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,瀛洲如果执意不处理魔水晶,郑乾就用龙息直接轰那块魔水晶,利用庞大的能量,让那块魔水晶里的魔素一口气全部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会导致瀛洲国土蒸发,但确实可以一劳永逸。

    只要瀛洲配合,郑乾自然不会用这种方法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冈门柳农虽然已经明确表态不会处理那块魔水晶,郑乾却依旧选择放弃这个做法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被龙息轰死,是没有痛苦的,连疼痛都不会有。

    龙息极高的温度,会让你在感觉到疼痛之前,就被从原子层面分解掉。

    这样太便宜你们了。

    对你们瀛洲,我可不会这么仁慈。

    “哼…哼哼~”想到这里,郑乾竟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冈门柳农一愣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感叹你们好厉害啊,200大战王,1000小战王,光这1200,就足够攻入我川东王城了吧?”

    冈门柳农一听,嘴角勾起,得意道“哼,那是当然,你们川东只有赵傲天一个大战王。

    你现在明白了吧?

    要求我们处理魔水晶,你们川东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个资格!

    我们大瀛洲才是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小丑竟是我自己,如果打起来,我们川东一定会输的吧?”

    郑乾说着说着,笑容越来越讥讽。

    …两年前的话,确实是这样。

    郑乾没有把这后半句说出口。

    小瀛洲,你们有件事失算了。

    你们太固步自封了,以为自己对标了科塔国,就可以无视其他国家了吗?

    就这一年半多的时间里,这个世界已经天翻地覆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冈门大臣,让我试试他们的实力,你应该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郑乾此话一出,冈门柳农当即愣住了。

    试一下?试什么?

    郑乾憨憨的挠头傻笑道“你说你们有200大战王,1000小战王,嘶~确实是有点难以置信啊。

    你说你的国家厉害,那你总得让我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厉害吧?

    要是你骗我,我就这么怂了回去,那岂不是丢人丢大发了?”

    回去?哼,你还觉得你回得去吗?

    今天脸已经翻了,我瀛洲也准备了两年,正好趁这个机会,就把你川东打下来。

    你还想回去?

    笑话!

    不过正好,我也不想做的太难看,拳脚无眼这个借口就不错。

    冈门柳农此刻心里是一百个乐意。

    你下去要试试我瀛洲战士是不是真这么厉害,行,试试就让你逝世。

    到时候我对外交代也方便交代,就说你郑乾兴致大发,想跟我瀛洲武士切磋,结果失手被打死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我瀛洲还能多发育两个月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冈门柳农心里别提多开心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你看起来又聪明又强硬,实际上是个弱智。

    “是从这里下去吗?”

    郑乾指了指旁边的楼梯。

    冈门柳农脸色变得无比好看“没错,郑乾先生下楼小心安全,我就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媳妇,跟我下去,咱看看瀛洲人有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郑乾就带着猫南北兴冲冲的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来到演练场。

    冲天的血腥味此刻反而成了不错的稀释剂,冲淡了那股萦绕全国的魔素臭味。

    在场两百多名士兵,全部都是lv45以上的大战王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两年前,这百来名大战王一定会是震惊全世界的惊人场面吧?

    只可惜以现在的眼光看…

    郑乾发现,所有士兵都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和猫南北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士兵通过默契的微调位置,已经将自己和猫南北给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很明显,是早有命令。

    果然,冈门柳农这货,从一开始就没准备让我活着回去。

    “冈门大臣,我正好有些技痒,能不能让我和你的武士们切磋一下。”

    冈门柳农不知愣了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技痒?切磋?

    你怕不是个智障吧?

    我这里安排的武士可全都是战王级的,你看不出来?

    本来还想找借口用激将法逼你和我的武士打的,你居然还敢主动提?

    此刻冈门柳农甚至怀疑,这个川东的二分王郑乾,是不是脑子里有点东西?

    真是慈悲不渡自绝人。

    我想杀你不假,你既然自己把脖子送我刀口了,我岂有放过你之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冈门柳农心情大好,居高临下的喊道“好哇,难得郑乾先生有这个雅兴,我瀛洲一定让你尽兴。

    这里的两百多个武士,都是我大瀛洲精锐中的精锐,您可以随便挑选对手切磋。

    不过先说好,拳脚无眼,我大瀛洲武士又比较凶猛,您要是伤着哪,我们可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郑乾说着,嘴角亢奋的上扬“谁受伤,还不一定呢~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