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:重男轻女上

作品:《我有了兆亿余额

    盛安距离下市不远。开车两个多小时就到了。刚到苏影家小区门口,苏父就已经在门口等待了。

    跟在苏父身后,刚踏进苏影家里。李牧就看见了五六人的目光直冲冲的盯着自己。苏影显然都认识,连忙给李牧介绍。原来这些都是苏影家的亲戚,李牧也连忙跟着苏影一同问好。

    李牧也终于体会到苏影在自家,面对自己的那些爷爷奶奶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很快就到了午饭时间。苏影的亲戚也终于放过了李牧。下午,老妈就被拉着打麻将了。而李牧也从盘问中脱离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牧和苏影刚下楼,打算去溜溜弯。就看见苏母在和一个女孩子说话。女孩一边说还一边哭,李牧刚刚还在想,苏母怎么丢个垃圾这么久都没有回家。原来是和别人聊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牧很好奇,这姑娘大过年的。怎么还哭上了,此时眼眶哭的都有一些红肿了。

    苏影也发现了和自己母亲聊天的姑娘。“他是我姨的女儿,不过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命不好啊?”李牧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她叫任云杉,她妈妈是我妈的姐姐。她也是我的姐姐。不过她们家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云杉姐今年都三十了,一直没有嫁人。原因就是我姨娘她们随时都问云杉姐要钱,而且每次开口都是几万几万的。不过姨娘她们要钱可不是自己用。”

    “而是给任云林要的,任云林是云杉姐的亲弟弟,今年二十八了,比我还大。不过太懒惰了,整天游手好闲。可是姨娘她们把任云林宠上了天。哪怕任云林现在都没有工作,她们都不说一句。一直问云杉姐要钱来给任云林补贴。”显然苏影对任云林也没有什么好感。哥都不叫一句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有重男轻女的家庭?”

    “总有人固执,觉得男娃能传宗接代。女儿总归是要嫁人的,一旦嫁出去了就不跟自己姓了。”苏影摇了摇头,拉着李牧走到苏母身边。

    “姨,我该怎么办啊?”李牧和苏影还没走近,就听见任云杉那哭的有些沙哑的嗓音说道。仿佛苏母就是她的主心骨一样。

    “云杉,你先别急。先跟我上楼去,我们慢慢说。”苏母拍了拍任云杉的背。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姨,我就不上去了。让姨夫知道不好的,他已经对我们家失望了。”任云杉摇了摇头,并没有跟苏母回家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他是对你弟弟失望,又不是对你失望。这大冷天的,你在外面感冒了怎么办?先跟我回去,我们慢慢说。”苏母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云杉姐。进屋说吧,外面怪冷的。”苏影也上前拉着任云杉的手。

    最终,任云杉被苏影和苏母一左一右的拉上了楼。李牧也只好跟在三人身后,很明显,遛弯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到家之后,苏影,任云杉以及苏母进入了卧室。李牧也只好坐在一边看着老妈打麻将。

    “哎,年年都是这样,老二,你说你那个姐姐王玲怎么就不懂呢?男娃女娃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。可是她的做法就像是挖自己女儿的肉来喂自己的儿子。根本不管自己闺女的死活啊。”苏父的大哥看着进入卧室的任云杉说道。

    大伯口中的王玲就是任云杉的母亲,也是苏母的姐姐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该怎么说?我都说了她们几十年了,可是她们就是听不进去了。云杉这么好的女儿,哎。算了,今天亲家她们在,就不谈这些糟心事了。”苏父看了看李梅和李牧。摇了摇头,并不打算说下去。

    大伯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,于是也止住了话题。可是李牧的心被弄的七上八下的,从苏影以及苏父的话音中,李牧只知道任云杉的父母重男轻女,其他的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不过李牧也没有追问,打算等苏影出来之后再问苏影,毕竟苏影不会对自己有所隐瞒的。

    李梅也有好奇心,但是并没有过多的追问,自己的亲家是苏影一家。不是任云杉一家,她也不操心。如果别人要聊,她愿意听,但是别人不聊。她也不多问。

    “小牧,你来几把?”苏父看李牧一个人坐在那里,打算让李牧上桌子打几局。

    “不了,你们玩。我不是很喜欢打麻将,看你们打就好了。”李牧连忙摆手,他是真的对麻将没有多大兴趣。会麻将还是因为李梅有时候有事,自己上去顶一两局。才慢慢学会的。

    以前没钱,不敢打麻将。现在有钱,打麻将又不能带来收入。除非必要,李牧是不愿意摸的。

    在川蜀就是这样,不管是哪里,过年都会凑起来打麻将。不只是过年,一年时间都会打。只要有时间,总会摸上几圈。麻将就好像是川蜀的传统一样,如同火锅。

    一听到川蜀,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火锅,然后就是麻将。如同听到sd的一样,哪里人人都会开挖掘机。nm的人都会骑马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李牧打开手机,一阵声音传出来。“我分手了,他太抠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手机里另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川蜀人,让他送我一只熊m他都不送。呸,渣男。”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大伯便开口说道。“小牧,这是谁在说话?x猫还能送的?”

    “大伯,不是,这只是一个段子而已。就像是开玩笑的。”李牧连忙解释。这种段子和大伯的年龄不匹配,大伯不知道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李牧连忙插上耳机,然后再刷小视频。

    大约过去一个多小时,苏母拉着任云杉出来。“亲家,你先玩一会儿。我去一趟我姐家里。”苏母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任云杉毕竟是自己的小辈。她不能放着不管。

    李梅点头。“嗯,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,要不我送你?这大冷天的,我听苏影说您不会开车。”李牧看着苏母,很显然,自己老妈在这里。苏父是不可能开车送苏母的。只能自己去送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就在家里玩一会儿。没有几步路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苏母连忙拒绝。

    “亲家,你就让他送你呗。他带着这里也只能玩手机,出去转一转也是好的。”李梅开口劝说。

    “伯母,走吧。”李牧拿着钥匙走出了门。苏影也跟在李牧的身后。苏母见此,也无奈的点头。

    刚坐上车,任云杉说道。“妹夫,不好意思哈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李牧并没有问原因,毕竟问别人的家事总归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