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:从此不再是兄弟

作品:《我有了兆亿余额

    李牧在几人离开之后,也没有闲着。跟着老妈还附近邻居家的座椅板凳,不过好在有几个爷爷在。所以李牧不会太累。

    “小影。你快别忙了,这些事交给我们就好了。你做点事没什么,要是影响到我重孙子,我可不放过你。”幺爷爷李武看着在一边装盘子的苏影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幺爷爷,我就是分拣一下,不至于吧。”苏影听到李武的话,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至于,赶紧去坐着。这事我们这些帮忙的不做,那不是白吃饭了嘛。”二爷爷李山也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苏影。你也别帮忙了。你去休息吧,累着了不划算。”李牧走到苏影的身边。拍了拍苏影的肩膀,示意她放下手里的活。

    “那,好吧。”苏影看着‘面色不善’的长辈们,这才放下了手里的盘子。

    看着走进屋里的苏影,几位长辈再一次动起手来。扛着座椅板凳就开始朝着邻居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二爷爷,三爷爷,四爷爷,幺爷爷。来喝点水。”刚一到家,苏影连忙说道。此时院子中央的桌子上摆了五杯茶,还冒着丝丝的热气。显然是苏影刚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好,你这闺女太懂事了。这李牧能娶到你这么漂亮的媳妇,是我们李家的福分啊。”二爷爷李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牧,以后我要是听见你欺负小影。我第一个不放过你。”幺爷爷恶狠狠的看着李牧。

    “对,小影,以后要是李牧欺负你,你就给我说。我帮你收拾他。”四爷爷看着苏影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有您们几位帮我撑腰,他也不敢欺负我。”苏影甜甜一笑。‘恶狠狠’的看着李牧,仿佛在说,我也是有后台的一样。

    事情忙完之后,李牧坐在院子里和几位长辈聊天。

    很快夜幕降临,泡温泉的众人也都回来了。吃过晚饭之后,李牧看着章枫和余阳说道:“老鼠,余阳。跟我来一下,我们商量一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?神秘兮兮的。”余阳还没有反应过来。不过章枫的神色有点不自然了。

    两人跟在李牧身后。朝着公路下方的小河而去,此时的小河因为上方仙女崖的动工。很多地方都干涸了,许多地方岩石也裸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便找了一个石头,李牧就坐在了上面。然后拿出烟递给了章枫和余阳。

    “老鼠,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困难?”李牧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吃的好,穿的好。哪有什么困难。”老鼠抽烟的手有些颤抖,显然他的内心并没有表面上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“昨天来了两个警察你知道吧?”李牧看着老鼠,余阳没有说话。一直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老鼠点了点头。没有接话,此时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,能够勉强看清楚章枫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我那知道,他们来的时候,我在外面和别人聊天呢。”章枫的神色开始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准确的来说,是帮忙传话的。因为酒吧偷税漏税,被查了出来。老鼠,说真的。听到这个消息我第一时间不敢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让王理去查了一下。我们的酒吧的确偷税漏税了。而且数额还不小。”李牧深深的吸了一口烟。

    “章枫,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。如果你真的要钱,你开口。我肯定给你,但是你不应该搞这些小动作。我原本的想法是教训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们毕竟认识这么多年。我不想和你动手,我也不想追究你到底贪了多少。只是从今天之后,我们的兄弟情义也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偷税漏税的事情我担下了,也算是我为我的交友不慎买单。从今天之后,你章枫不再是我的兄弟,也不是暮色的总经理了。我们老死不相往来。”李牧叹了一口气。他原本是打算打老鼠一顿。不过后来想了一下,打了老鼠自己能得到什么呢?

    该落在他头上的始终跑不掉,打老鼠一顿也不能让时光倒流。现在自己已经结婚了,该理智的还是要理智。所以李牧也放弃了和老鼠掐架的打算。

    至于老鼠贪钱,或者原因是什么。李牧不想去讨论。

    “木头,我......”老鼠张了张嘴。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行了章枫,李牧不打算追究。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。”余阳虽然不满李牧的方式,但是也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木头,对不起。”老鼠站起身,对着李牧深深的一弯腰,拿出车钥匙。直接开车离开了这里。至于去了哪里,李牧根本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余阳,我想把你手里的股份买过来。”李牧看着余阳,把余阳喊道这里也是因为余阳是股东之一。

    “买?算了吧。就当是我给你随的礼。”余阳一愣,转而说道。他现在在余海岭的公司任职。也不想再做什么股东了。而且这点股份本就是李牧送给他的。李牧提出要买,他也不好意思收钱。

    “不能算,我们按原价。三成股份三千万。我到时候转给你,亲兄弟也要明算账。”李牧现在不喜欢在钱上讲情分。该给的一份都不少。

    “行了吧,既然你强行要给钱。那么我们回去按照现在酒吧的估值来算吧。我白白捡钱,也不好太坑你。”余阳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李牧听到余阳的话,也点头答应下来。当初开酒吧本就是亏本开的,虽然造价一个亿,但是现在如果去估计,估计也就值个七八千万。按照现在的市值来说,余阳亏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余阳来说,这钱就是白捡的。毕竟他当初一分钱都没有出。

    “不过李牧,你还打算把酒吧抓在手里?这玩意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。今天出现偷税漏税,明天指不定会出现什么。”余阳看着李牧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过了,酒吧就交给姚媚吧。算是我对她的补偿,她以前就是开夜场的。给她也合适,再加上你和我还有子书关照一下。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的。”李牧也不打算再要酒吧了。当初王理就说过,但是自己没有当回事。现在出了章枫这件事,李牧也不打算要了。

    “白送?”余阳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姚媚她也没有能力购买。”李牧点了点头,他根本就不在乎酒吧的成本。

    “小弟佩服,不过你还真的是舍得花钱。当初泡苏影,两千多万的项链说送就是。现在就因为姚媚和你有点关系,造价一个亿的酒吧都能白送。我只能说你真性情。”余阳又点起了一支烟,对着李牧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李牧淡淡一笑。和余阳坐在河边的石头上聊了很久才回到家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