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古卷秘书 第五章 尸林

作品:《灵魂葬歌

    回来的路途中买来了一些压缩饼干,拿回到旅馆的时候,夜色早已漆黑了整片天空。I。com

    收拾了行装,便早早地入睡。

    又踩在了这软软的土地河水的轻快声不知何时早已回游在耳边。

    看来我们来的比较晚,或者,他们比我们还急吧,远远地就看见那几人站在河边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我们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那几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们俩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与我约好的人看了我们一眼。便转身而去,像是吩咐那几个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那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早已转身,一行人尾随而去。我与6华急步赶上。

    清晨的爽风早已消逝不见,仿佛来回地游窜,变得有些暖热,直觉得身体的温度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走了一路,一行人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我走到那领头人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同行动,可算是伙伴,我叫林峰羽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那人并未转头,口中只念出一个“火”字。

    “叫火,那你姓什么呢?”

    那人不语,死板的表情打消了我再询问下去的念头。但是,有一件事是必须确认的,我又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火,关于事成后的东西,我们几人应怎样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看了看身后的一行人。

    火还是一样,并未转头,一脸死板的面庞,只有那张嘴角念出。

    “古卷秘书分为上,中,下三卷,你们二人有两把钥匙,事成后,你们可拿走一卷古书。”

    一卷古书,那怎么行,父亲的遗愿应是全部呀。最后细细想来,他们有三把钥匙,还有那么多人,出的力自然比我们多,少拿两卷古书也不吃亏,也只能怪父亲您当时为何不多收集一两把钥匙呢?

    “火。”我说道,“你有地图吗?”

    火从衣袋中拿出一张牛皮纸递给我。我打开,竟现与我们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有地图?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给的。”

    本想用这地图为资本,看是否能在要一卷古书,看来此法只得中途夭折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在身后留下了多少脚印,经历了多少时间,只觉得身上已有些汗水。而火的步伐一直向前迈着。炽热的太阳此刻早已将空气加热的沸腾不息,蝉虫长长的嘶鸣,把这本已闷热的空气振动得杂乱无章,振动着耳膜,激得脑子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队伍中一个不胖不瘦的人已开始埋怨起来,其实,我早就注意起他了。只听见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x的,到了没,累死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随从也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到了没有,看把我们家老板累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,便又用手为那人扇风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听完那随从的言语,心中嘀咕着。“这帮人真是嗜财如命,有着万贯家财还嫌不够吗?还要来这穷乡僻壤冒险来盗墓。”

    火突然停住了脚步,指了指前方的村落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前面的村子落脚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都加快了步伐,这时,才现,不知何时一股淡淡的清香已袭入鼻间。

    轻轻地走在安静的土地上,只有一行人的脚步声游荡在四周的空气中。不知何处深巷,时不时传来一声声狗吠,远远地能听见一声声鸡鸣。这时,才现,傍晚的夕阳早已隐逝在了地平线,连那可爱的晚霞也渐渐消失在了天边,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房檐上冒出缕缕曲折烟气,这一切都倾诉着乡村的气息,有别于城市的喧杂,污浊。

    村落的每一处房屋都闪起了点点烛火,跟着火的步伐,安顿在了一户农家。

    吃完了晚饭,我便信步来到一块土地上。

    柔软的月光轻轻地撒在前方不远处座落的几堆麦垛上,朦朦胧胧,仿佛将黑暗撕破一般。

    爬了上去,轻轻地躺在上面。

    闭上了双眼,夏风匆匆忙忙地从耳边驰过,隐隐地带来不知何处传来的啼鸣。树叶的影子,模糊地在月光的画布上悄悄晃动。偶尔,树杈茂密处飘来一两声抖动,随着夜风的又一次拂过,完全地沉浸在了这美好的夜晚中。

    凄厉的惨鸣瞬间划破天宇,随后一只手重搭在了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我猛的睁开了双眼,顿时,血液仿佛停止了流动,身躯似乎渗出了寒寒冷气,竖直了每一根皮肤上的毛,凝固了夜晚柔和的空气,仿佛这淡淡的月光也被一霎那间凝结,惨白地映照在这片暗黄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此刻,呼吸已变得紧促,喉间怎么地抖动不起一声言语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这一切都如暖春的冰雪,已消解融化,一切来的匆忙,去的也快。

    我转过头,是火。长吁了一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,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火并没有回语,我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,火,刚才的那个声音你听到没有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火的声音久违地终于在这一刻颤动。

    “尸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的嘴唇没有抖动,只有那双有神的双眼死死地盯向前方。顺着他的目光前方只是黑压压的一片,耳膜只能捕捉到一连串河水匆匆流过的声音,偶尔,传来一两声鸟鸣,仿佛在此刻已显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来到了屋中,一行人早已入睡。

    借着微弱的烛光,我打开了父亲留下的那张古图,手指在上面慢慢的移动,指到一团墨色的树林图状,旁边清楚地写着“尸林”二字。

    难道世上真有这僵尸,心中不断地思索着,就这样,半信半疑地度过了这个漫长的夜晚。

    未等夜色完全褪尽的时候,鸡鸣声早已远远地传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准备好了行装,打开了那陈旧的木门,只觉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,原地等了等其他人,便跟着火的步伐,向那个未知的神秘地方赶去。

    早晨的风伴随着步伐走了一路,看了看我们一行人,在这里,我觉得很有必要介绍一下这个队伍的成员。

    火,很神秘的一个人,性格孤僻,想看到他的喉咙动一动,比中彩票还难。言语严肃,总爱板着一张脸,让人猜不透他心中想法。好似无形中,已成了我们的领头羊。

    老板和跟班,前面已提过些许。那个老板名叫张富强,他的跟班叫刘三儿,这是我听他的主子叫的而知。

    还有那一行五人,这一路走来,看到他们行为密切,估计像我和6华一样,结伴而来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和煦的光芒已经在地上刻下了我们的影子。

    突然间,现四周有些莫名的安静,还有些诡异,没有我想象的那样,必定会群鸟的乱争鸣热闹之景。

    远远地一阵风轻轻拂过,没走几步,便来到了这尸林的边缘。

    向里面看去,只是错综复杂的一排排白桦树,目光不断地伸及远处,依旧是那繁杂的树木。

    一行人都已在林子里留下了脚印,我在原地驻足了片刻,便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刚将一只脚伸向林中,便感觉一股阴森之气,仿佛刺入胸膛,这也才现,心脏已有些扑通的跳动。也不知是不是这心里暗示的作用。

    慢慢地走在这一片错综的林子中,步伐小心地轻踩着每一寸土壤。抬头向上看去高大的树干枝杈,满天弥补的树叶,遮住了每一寸的光芒,原本有些热热的身体,在这里也变得冷冷的,仿佛突然间置身于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一步步地向前走着,跟着火的步伐。林子死一般的寂静,除了一行人那轻落在土壤上的微小声音外,再也捕捉不到其他一丝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应该留下了不少脚印。我四下张望着,突然间,现了大家的脚步都停了下来,我向前看去,前方的景象差点将我跌倒。

    十几米开外的树木中,环绕着每一棵树都吊着一具身穿白衣的尸体,散乱的头将它们的面部半掩着。

    要说这贪财之人,在某些方面比别人就是要强,看到这幅景象,我还没缓过神来只听见张富强已手指着大喊到。

    “刘三儿,把那尸体上的钻石给我取下来。”

    顺着他手指着的方向,才现,不远处的那棵树上吊着的一具尸体,胸间的确挂着一个钻石,同时,眼帘中也映来了刘三儿已爬在了那棵树上。

    刘三儿小心地骑在树杈上,将那具尸体的绳子解开,只听见扑通一声,刘三儿于那具尸体一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刘三儿,你他x的谁让你把绳子解开,别给老子把钻石摔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玩意儿比啥都硬,摔不坏的。”6华一旁微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知道,用你这小毛孩说。”

    6华看这张富强带点无赖气,便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火在一旁看着树上挂着的那十几具尸体,又看了看那掉下来的尸体胸间的钻石,脸色突然有些抖动,忙大喊着。

    “别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,刘三儿的手已将那颗钻石拽下,双目被火的吼鸣振的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眼前生的景象,让我明白了火为什么那么激动。

    刘三儿身后的尸体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刘三儿反应过来起身要跑的时候,那具尸体已经拽住了他的手臂,并狠狠的咬去。近乎绝望的嘶鸣从刘三儿的口中一声声弥布在四周的空气中。

    火第一个冲向了刘三儿。

    等我追来的时候,只见火一手捏着那只僵尸的两颊,硬将一个黑色物体塞进他的嘴中。不时,便见僵尸在原地痛苦挣扎,全身爆烂成碎块。

    想了想,才现那个黑色物体便是当日去买盗墓工具时,老板送我的两个名为“黑驴蹄子”的东西。

    扑通扑通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,回身看去,原先树上吊着的尸体都已坠在地上,绳子早已断裂。

    那些尸体慢慢地动了起来,扑通的声音有一次从耳膜边滑过,再转身的时候,身后又多了几具僵尸。慢慢地都爬了起来,静静地站在原地,将我们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何处吹来的风,已将漫天密布的叶片揉搓着相互摩擦,此刻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,呼吸已觉得有些困难,呼出的没一口气都小心翼翼,仿佛心脏喉间跳动。

    转头看到刘三儿的时候,他已静静地躺在地上,不知是昏死还是已经命丧黄泉。就在一转头的刹那工夫,耳边便响起了那晚在麦垛上听到的恐怖鸣声,等回头的时候,那些僵尸已向我们冲来。

    我的双腿已有些软,仿佛血液已被冷却,挪动一步,都需要莫大的勇气。恐惧终于将我击倒在地,瘫坐在地上,看着前方的僵尸向我冲来,我像狂了一般,爬着向前逃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徒劳的,一只僵尸已经向我扑来。

    我用双脚顶着它的胸脯,而他的双手紧紧掐着我的脖颈。在他靠近我的时候,便早已感到一股恶臭扑面而来,扭曲腐烂的面部从那散乱的披中隐隐闪现,我无暇顾及这一切,心中只想着逃生,但也不知如何是好,就这样与它一直僵持着。

    脑海中瞬闪出黑驴蹄子的影像,恐慌焦急中一只手在身上的包里乱摸,终于摸到一块大的物体。拿出来,想都不想便打起身子,一只手握着僵尸的面部,硬将这黑驴蹄子塞进他的嘴里。熟悉的嘶鸣声又一次在耳膜边环绕,那只僵尸不时便全身爆烂成碎块。污秽的血肉横飞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我跪倒在地,一直喘着气。

    无意间的转头,看见6华也被一只僵尸压倒在地。我又拿出剩下的一个黑驴蹄子急忙跑去,塞进这只僵尸的嘴里,将6华拉出他的身旁,随后,便又是那熟悉的声音回响着。

    还没等喘足气,已有几只僵尸向我们俩冲来。

    也许我的求生**已经泯灭,我闭上了双眼------

    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,等你来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