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古卷秘书 第六章 隐居道士

作品:《灵魂葬歌

    耳膜边的风声已不知响了多久。I。com只觉得身体并没有察觉到疼痛,僵尸的嘶

    鸣仿佛已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睁眼的时候,眼前只有一具呆呆站立的僵尸,额间贴着一张符印,如雕塑一般。

    转头的时候,眼前印入了还是几具静立不动的尸体,额间一样都贴着符印。还多了一个身穿道袍的人。

    那人环顾了四周,便向刘三儿躺着的地方走去,将刘三儿背起来。便大步向前走去,随后传来了,让我们跟着他走的字眼。

    望着他的背影,渐渐地有些离我们远去,一行人便收拾落在地上的行装,

    急步向前方留下的脚印而去。

    身上的汗水早已浸湿了衣襟,只觉得此时的心脏还在剧烈跳动,眼神多了些恐惧,多了些提防,我想我们一行人都如此。惊惊慌慌的跟着那位道士走了一路,来到了一间木屋处。

    密布的林顶已将这片空间遮蔽得有些暗淡,入木屋内,则更加黑沉,刚一入脚步,一切物体都若隐若现。适应了许久,才看清了屋内单调的摆设。

    一张木桌,一个灶台,一张木床。剩下的还有供奉神灵的祭案。

    刘三儿被道士放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煞白的脸色,浑身还不停地颤抖。

    道士拿出了我不知名的草药,涂抹在刘三儿的手臂上咬伤处,用白布包扎好。随后,转身看着我们一行人,严肃的面庞,许久后叹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进过刚才的事情,我的三魂七魄还未归体,一行人也都沉默地立在原地,死一般的沉寂快地弥漫在四周的空气中,我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道长终于开后说话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去掉那颗金刚石的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张富强,他的头有些低下,神情有些恍惚,像是还未从那场恶斗中缓和过来。

    我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道长,去掉那颗金刚石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颗金刚石是我震住那些僵尸用的,你摘掉的话,所有僵尸都会复活,刚才你们也经历过了吧。”道长面色的怒气还未消除,好似又增添了几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从身边偷偷溜过。

    屋内点燃了昏黄的烛火,黯淡地照在墙壁上,将我们的影子夸张的刻在墙上,偶尔的一阵微风拂过,将墙壁的影子吹得摇摇晃晃,如同鬼魅一般。

    我双手倚在桌边,闭上眼睛。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在想什么,一切都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突然的嘶吼声刺入我的耳膜,以为僵尸又来了,猛地站起身子,四下慌乱的张望。

    是刘三儿的吼鸣。

    当我转眼看去的事候,道长已用一张符印贴在了刘三儿的额头上。刘三儿像是舒服些许,脸色的紧张,痛苦消失了大半。

    我有些疑惑,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道长,刘三儿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的尸毒已侵入了五脏六腑,已是半个僵尸了。”

    道长说完后,我便感到后背有冷汗慢慢冒出。

    还未缓过神来,便又传来了张富强大声的嘶喊。

    “什么,变成僵尸了,那还不赶紧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随后,也不知到他从那里拿出一把匕,向刘三儿冲去。一行人的呼吸都仿佛静止了一般,在张富强将要刺中刘三儿的时候,道长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,

    恶狠狠地说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现在杀死他,我说过他现在只是半个僵尸,还有救。”

    张富强将匕放回了包内,手不停地摸着后脑勺,不自然地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------”

    道长打开木门,轻风便将夜色吹进了屋内,把微弱的光芒衬托的有些亮度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,向我看来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跟我来一下好吗?”

    毕竟人家救了我一命,心里暗自嘀咕着。我想了想,便迈步向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道长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和我来一下好吗?”

    说完,见他打着灯笼向前走去,我急忙跟向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微弱月色冷芒悄悄地钻入树叶间的缝隙来,偷偷地弥散在四周静谧的空里。我跟着道长的步伐紧随其后,生怕跟丢了他。死寂的林中,没有一声蝉鸣,似乎走风也很少路过这里,叶片摩擦的声音也很那捕捉到,只有我们踩在泥土留下地细碎声音游荡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走了好长时间,一路上除了踩土的声音外,我们之间都很沉默。想了想到现在连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姓名都不知道,实在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“那个,道长,谢谢您今天救了我一命,请问您贵姓。”

    我的言语在空气中沉默了些许,才听到前面传来的回语。

    “老夫,道号弑邪。”

    沉默便在一次覆盖在我们之间。

    又走了许久,现了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没有问,那就是---

    “道长,我们出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僵尸。”

    一个寒颤瞬间窜遍全身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也许早就料到了我的惊讶,随后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会动的僵尸,是白天我制服的那些僵尸。”

    这时,我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突然间,也现,跟着这个人身后,既安全,也又危险。

    再没过多久,就来到今天遭遇僵尸的地方。

    来到了这里,道长叫我帮他将那十几具僵尸放在地上,堆成一堆。说实话,光靠近那些尸体,便会让我的汗毛直立起,跟别说还有抱他们。但是,看着弑邪道长一脸严肃的表情和要求,无可奈何的忍着将这些硬邦邦的尸体抬到了空地堆在一起,道长留下了一具与那些单独放着。此时,我浑身的鸡皮疙瘩真会掉个不停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燃起了火把,在这漆黑的夜里,将它扔在那堆僵尸的身上。不多时,便燃起了熊熊火焰。黑色的烟气也许早已融入了夜色中,只剩下那腐臭的气味刺入我的鼻腔。

    我捂住鼻子,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背起了那具为焚烧的僵尸,并让我在前面打着灯笼。

    为了打消回路上的一些死寂,我问了他一些事情。诸如为什么你背上的僵尸贴了符印,就不会动了,而刘三儿不是已经变成半个僵尸,为什么贴了符印,还会看见他的面部表情呢?他的回答就是,刘三儿是半个僵尸,那么符印当然只将他那一半的僵尸邪性镇住,而符印又不会镇压人性,而刘三儿还有一半人性尚且存在。

    听完,只觉得弑邪道长的语气有些像火。

    来到了木屋。

    推开了门,映入眼帘地就是张富强被火按在地上。时候问了问原因,原来张富强在我们走后,又企图要杀刘三儿。

    随后又映入了他们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只见6华张着嘴支吾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我关上了门,吹灭了灯笼里的蜡烛。弑邪道长将僵尸放在了地上,便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三儿的尸毒浸入了五脏六腑,必须要用僵尸的心脏才能救活他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放在地上的尸体,才现这是一具女尸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打开了女尸的衣服,便露出了两块**,我看到张富强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盯着那具女尸看。

    6华在一旁斜着眼看着张富强说道。

    “尸体你也看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也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张富强,现这家伙真是人渣中的人渣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在女尸的身上画了一些我不明的符咒印记,便拿出一把匕,去剖开女尸的胸口。此时,有些凝结的血液一滴滴的从那女尸白净的皮肤上滴落而下。接下来,只见道长伸入剖开的胸间,好像用足了力气,将心脏拔出。

    腐臭的气味瞬时便弥漫在空气中,四周的人都捂住了鼻子。腐烂的心脏在弑邪道长的手中不时地滴着黑红的血液。我誓,我从此不会再对肉食感兴趣了。我看了看6华,已经扶着墙壁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将心脏放到了祭案上的一个碗中,又放了一些草药什么的,在原地对着碗里的心脏念咒什么的,一套程序下来,十几分钟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走向灶台拿刀将心脏切成碎块。

    看到这幅情景,我们一行人都互相递了眼色,都明白了什么。我们今天来到这里,吃过他做的饭,而现在------

    想到这里,胃里便一阵翻腾。我看到,6华再一次的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走到刘三儿的床边,俯身将心脏的碎块喂入刘三儿的嘴中。我心中想道,如果我被僵尸咬了,非得这种办法才能救活,那么还不如变成一具僵尸呢。

    6华仿佛再也经不起刺激,闭上了眼睛,捂住了耳朵。我也听见了刘三儿咀嚼的声音。事后,我问了问刘三儿他当时是什么感受,他说当时昏昏沉沉,什么都不知道,只觉得嘴边有人喂他东西,他就张开嘴吞吃,也不知道什么味,那是有些麻木了。我又问他,你那时如果知道是僵尸肉的话,那你还吃不吃。刘三儿严肃了表情,那当然不吃,如果是救命的话,他笑了笑又说,那就例外。我看着他那令人作呕的坏笑,心中想到,和你主子张富强一个德行。

    烛光已不知灭了多久,黑暗处,我听见了张富强的打鼾声。我看了看木窗

    外的世界,现都是漆黑的一片,或者说,我根本找不到木窗的位置。

    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,等你来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