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古卷秘书 第八章 人头

作品:《灵魂葬歌

    你小子终于说了句人话,听了张富强的建议,心中暗想道。I。com

    昏暗的的地面上,三个纸团单调地出轻微的声音,也许是墓**太静了,只觉得心跳声都在伴奏着。

    纸团静静地躺在地上,没有一个人伸手去抓。

    “小林子,你去抓吧,你学历高。”

    “这和学历有什么关系呀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出口,便感觉四周有些森然,一行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在大家目光的逼迫下,伸手随便抓了一个纸团,打开。

    “中间通道。”

    四个字映入眼帘,只觉得这字有些阴阳怪气,歪歪扭扭的,我看了看一旁不好意思笑着的刘三儿,想也是这小子写的吧。

    在我的预料之中,张富强在我打开纸团没多时,便将它抢去。

    “他x的,我说三儿呀,你能不能把这字写好点呀。”

    刘三儿只在一旁陪笑。

    火拿过纸条,看了看说道。

    “收拾一下,走。”

    浑浊的影子彼此交错着。闷沉的气息弥散在四周,隐约地可以看见前方通道处的黑暗与墙壁的暗沉地微微差别。说实在的,如果眼神不好或者光芒在暗一些的话,还会真以为四周都是墙壁。

    火的脚步声已想起,死寂的墓中,显得格外响亮,渐渐地他的身影有些模糊,我们都知道,该起身向前走了。

    脚步在怎样的轻落,声音还是明显地响动着。我清楚地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加快,四周的空气如同黏稠的液体一般,呼吸不进去。冷冷地又有些像冰块一样,寒彻着皮肤。黑暗的环境里,只能听见交互迭响的脚步声,却不能看见那双工作的双脚,只能隐约地看见同伴的身影,不断的向前,只是不断地在走向一片黑暗。回头看去,也只是一片无尽的黑色。如果不小心,绊倒一脚,我想我肯定分辨不了那是前那时后了。

    我进通道之前,就站在了同伴们的中间,不过失落的是,旁边就是张富强和刘三儿。每走一步在通道中,总会担心害怕不知那里会伸出一只手抓住我的肩膀,我的足部,看来,平时看的恐怖片后的遐想在这里却生了作用,心跳的度已然加快。

    脚步的声音已经停止,我用手电照了照大家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的声音从耳边滑过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路还不知走多久。我们还是一个人在前领队打灯,剩下的人关掉手电,按排队一样,一个站在一个身后,搭在对方的肩膀上,这样可以省些电量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小林子吧。”

    又是张富强该死的建议。

    此刻,我也现站在中间也是有坏处的,只觉得大家的目光都朝向了我,隐约地可以看见他们点头的姿势,还有张富强的坏笑。

    不过当场拒绝,有损及面子。最后只得面无惧色却心惊胆战地做起了领队人。

    我打起了手电,伴随着剧烈跳动的心跳慢慢地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这一下四周的人都站在了我的身后,只觉得身体两侧有些毛,冷气不停地吹来,头皮都有些麻,此刻的汗毛都早已垂直于皮肤表面了吧。

    前方的黑暗不断地吞噬着手电的光芒。似乎电池已快枯竭知觉得前方的黑暗不断地向我逼近。

    全身一直都紧紧地绷着,忽然间不知什么绊倒了我,只听到手电筒的滑滚声好像碰到了墙壁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又是张富强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我没好气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起身,在黑暗中拍了拍身上的土,不觉得又向前移动了一下脚步便给一个**的物体碰住了额间,疼得我急忙捂住额头。

    我从背包里拿出火折子,想看看是什么东西撞住我。

    当火折子的光芒散出时,我的目光已然呆滞,竟然是一个人头。

    我与他的距离近得可怕。我的双腿已瘫软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都不算什么,同伴们不知我生了什么事,所以,都齐刷地打开手电向前方照去。他x的,竟是一群人头挂在天花板上,我的心脏快要跳破,头皮麻地想要把头一根根拽掉。脑海此刻一片空白,也许唯一的图像就是这一群挂着的人头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过来扶起了我,这才稍微缓了缓神。

    我打开手电,照了照我刚撞到的那颗人头。长长的头披散在脸颊两侧,安详的面容上,双眼轻轻地微闭着,面色煞白,毫无一丝血色,我咽了口唾沫,向旁边的人头看去,都如一样。借着模糊的光芒,可以隐约的看见,前方挂满了人头。

    我回身看了看身后的同伴,他们都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隐约地看见刘三儿的身影向那走去,一定是张富强的指示。

    “站住,刘三儿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去,是弑邪道长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,就给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刘三儿战战兢兢地走回张富强的身边。

    火的目光看向了弑邪,仿佛有一种询问的意思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捋了捋胡须,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应该是人头阵,应该有上千个人头一排一排组成。头乃人三魄憩所,若我们冒然进入其中,必会被这头颅内的怨恶三魄所附身,那么情况可就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见了张富强和刘三儿咽唾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6华张口说道,这也是我一路上听见他喉间振响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没有回话,隐约中可以看见他的手向自己带来的包中伸去。

    昏昏暗暗地也看不清楚他拿出的是什么,模样仿似一个小瓶。随后,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乃尸魂药,将其涂抹于脸部,再用一张符印,”说着,又拿出他手中一张黄纸来。“贴于额间,可避此阵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接过了他的尸魂药和符印。

    打开了药瓶盖,一股恶臭气息便袭入鼻尖,我又试着向前靠拢,问道实在难忍,想着又要将这秽物涂在脸上,便无论如何也伸不出手。张富强,刘三儿的动作倒挺快,不是便传来他们“好了”的声音。看着大家都已开始涂抹,心里只有忍着,将这恶臭之物涂于脸上。随后,又将符印贴于额间。

    “记得进入阵后,务必要小心,千万不可将符印揭掉。”说完,弑邪道长与火便带头进入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眼前朦胧处吊挂着的人头,不禁咽了口唾沫,便抬步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仿佛一进入这人头阵中,便有一股彻骨凉意袭入心间,汗毛绷紧的好似要折断。小心地走在头与头的间隙中,呼入呼出的频率也慢了许多。虽说有这尸魂药和符印在身,但出于恐惧的心理,不免身间直冒出冷汗来。身旁,前后都是人头,距离又那么近,只觉的嗓子眼已急跳在喉间,怦怦作响。此时的我也许已麻木到极点,也许古人“物极必反”四个字说的极对,随身体感到麻木,却也能有稍许安静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张富强不小心碰到了人头。记得进来的时候,他走在我的前方,只觉得眼前昏暗朦胧处的人头不停摇晃。

    我小心的挪动着脚步,小心的避闪着身旁的人头。也许恶臭的气息早已不在意,脑中只想着快点走出这该死的人头阵。

    在这里,我的眼帘不断地将人头的影像传入脑海,想要用其他的回忆遮掩这一切,却始终无法做到,我努力地避开这些影像,他却更加肆意地浮现在脑海间。

    再怎么的小心。当我碰到一个物体时,我就知道,下一个片段我会狠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真背,摔了三次。”心中想到。

    当我将摔在地上的手电筒拿起时,现四周空空如也,没有了同伴,没有了人头。我急忙起身,眼前只是黑暗的一片,手电的光芒刺不穿前方的漆黑,反而愈加显得诡异。我一下慌了神,只觉得背后渗凉,我慌忙地转身还是黑漆漆的一片,我立刻已不知所向,身处在黑色弥漫的空间,死寂的环境,让我有些狂。我高声喊着6华的名字,但只有回音不断地传来,恐惧早已从脚心窜入头顶,我已不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隐隐地听见身后出低沉的声音,欢喜瞬间被恐惧所替代,因为这声音不对,像是------

    正思索间,一双腐烂的双手掐住我的脖颈,我用力去拽开它,却无济于事,眼前本已昏暗朦胧的空间更加朦胧,我的意识已然模糊不清,呼吸也渐渐地微弱------

    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,等你来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