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古卷秘书 第九章 回音

作品:《灵魂葬歌

    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只有一盏矿井灯在地上明亮着。I。com惨白的光芒能将一两米开外的地方照的有些亮。

    不知生了什么事,只觉得后颈非常疼痛。我呻吟着坐起身子,缓缓地搜索者眼前的事物。

    “小林子,你刚才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一听是张富强,就不想搭理。6华来到了我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峰羽,你刚才怎么了。我们走出人头阵后,现了没有你的身影。在阵中听见了你的呼声,一行人便赶忙进去找你,看到你时,你怎么用自己的双手掐着自己呢?”

    我一脸茫然,心中想到,刚才不是一双腐烂的手掐我吗?我努力地去想,却现头颅间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走到了我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把符印撕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呀。说实在的,道长我也不敢确认是不是,只记得当时绊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是在你绊倒时,符印脱落,致使冤魂三魄附于你头颅内,控制你的思维,让你身陷幻境之内。你是不是刚才突然进入到另一个环境里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道长。”我回语道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都看向了我,这时,弑君邪道长又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刚才我用符印贴于手上,猛击你后脑,才将那怨魂三魄强逼出来,否则------”

    “你就自己解决了你的小命。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我此刻最不想听见张富强的声音。不对,应该是无时无刻也不想听见他的声音。谁想,弑邪道长话还未讲完,他就接口说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弑邪道长,我的符印虽然掉了,不是还有你的尸魂药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运气不好,刚好碰上了一个凶狠的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大家都围坐在了一起,打开了矿灯,将四周的轮廓照得有些模样出来。我转头看了看旁边不远处的那里,静静地悬挂着几颗人头。再往里,目光再也追寻不到,也不想在看到。心里也嘀咕着,希望不要再碰见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道长这一下可打得真不轻,只觉得隐隐的痛感一直围绕在脖颈。从张富强的口中得知,我昏睡过去已有几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漆黑的空气里没有一丝声响,黑压压的前方充满着未知的恐惧,眼神不经意间地掠过,总觉得心里渗凉渗凉地,尽量将目光避开那里,注视着坐前的灯光。

    苍白的光芒映射在每个人的脸上,显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也许是太闷了吧。连张富强的嗓音已不知停了多久。这时注视着那一行五人,才真切地现,他们未说一句话,一路上都很沉稳,关于他们的秘密我不知道,唯一知情地是他们与我们一同的目标,为了那本古卷秘书。

    张富强的肚子打起了咕噜,说实在的,刚才还以为又有什么鬼东西钻出来了。这次,心里并没有责骂他。毕竟受过刚才的惊吓,而且时间也早已掏空了胃里的食物。他的咕噜声仿佛共振了我的胃部,此刻,也觉得肚子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打开了压缩饼干,无力地咀嚼着,那味道很是一般。但张富强却吃得津津有问。总觉得他有些傻气,又是最没谱的人,一路上却走得比我稳当,真是应了那句老话,傻人有傻福。

    矿灯的光芒已有些闪动,估计燃料快用完了,我们关了几盏。顿时,黑暗仿佛又前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填饱了肚子,时间也溜走了许多,大家起身准备继续走去。

    空荡的脚步声,一声声地响鸣,一声声地传回。死寂的空间里,如同滴答时钟中秒针的急转过,声音是那么地急促,仿佛要敲碎心脏一般。

    前方似乎是一条走不完的黑暗,光芒依旧刺不穿这黑黑的空气。

    我非常小心地挪动着每一个脚步,不想再摔一次。我想我的门牙,鼻梁已承受不住下次的冲击了吧。转头看看身边的同伴,也会是那薄弱光芒映照出的一张张模糊的脸庞。也许经过了一阵恐惧,也许进古墓有些时间,只觉得眼前的黑暗已不是那么地逼迫自己,再也没有渗骨的心理作用,心脏的跳动也缓和了许多。我想,这些也许只局限在我在同伴的身旁。

    通道的石壁好似已埋没在无尽的黑暗中,空荡荡的脚步声单调地回游在四周。我多想看看前方还有多远,此时我也明白,只有靠这双脚来确定。但是,那是需要时间来陪伴。

    黑色的通道,也许在我们刚迈出的那一个步伐后,我们惊奇地现前方有一个拐弯处,虽然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走出这条通道不过这毕竟象征着一个标志性,至少在心理上能得到一丝宽慰。

    我们的脚步加快了度,向那个拐弯处走去,是一间石室。不过,能比进墓时的那个石室小一些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也不知黑暗吞噬了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有几人拿着火折子将石室的烛台点亮,但也只是映出了模糊的画面。

    一行人都围坐在了一起,我们应该商量商量,因为这里有四个入口。

    咕噜的叫声四响在空气中,我看了看张富强,他摸了摸肚子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肚子不舒服,我得出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皇帝老子呀。还出恭。”我心中想道。

    只见张富强向前面的墙角走去,模糊的身影投入模糊的石壁中,显得更加模糊。

    随后飘来的一股臭气不得不让我又在心里把他骂了个痛快。我看大家的心情和我一样吧。都捂住了鼻子,一脸厌恶的表情看向张富强“出恭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静静地坐在地上,看向这昏黄的石室,感觉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烛台的光芒笔直地燃烧着,闷烦的空气如同停止流动了一般,一切都仿似蒙上了一层沙,遮盖了全身。一切的一切如同一幅静止的画面,有一种残阳掉在地平线的凄凉感。

    隐约中听见了一丝碎响,我朝向张富强喊去。

    “张富强,你小点声。”

    张富强没有回语。

    隐约的声音一声声地传来,荡荡悠悠地,回旋在石壁间。好像是石室右边的那个通道传来的。

    当我回过眼神的时候,现了火和弑邪道长已向那个通道走去,剩下的一行五人也都站了起来,神情异常的紧张。我此刻有预感,好像会有什么事情要生。我站起了身子,望着他们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,足音也渐渐地隐逝,我看向那黑暗处,屏住了呼吸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时间,【但是,当时感觉时间过得好快】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从通道传来,越来越近。随着火与弑邪道长的身影浮现后,紧接着传来一句“快跑。”的字眼。我的脑子顾不得一切,拔脚就跟着他们的身影追去。我们朝向张富强“出恭”方向的那个通道跑去,在我刚进入洞口时,一只手紧握了我的手臂。我转过头,原来是张富强,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我。我没在意这些,只是甩开他的手,并喊道:“快跑。”

    没有了手电的光芒,我完全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当时什么也没想,只是一味地追随着传入耳中的脚步声。一路上也不知摔了几跤,然后又爬起,接着拼命跑。因为我心里明白,火与弑邪道长的紧张语气,预示着灾难已然向我们逼近。渐渐地我听见了身后的一连串追赶的脚步声。我回头看去,那是徒劳的,只有无尽黑暗中传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前方我看见了手电的光亮,心中的希望火焰已然燃亮了许多。我加快了脚步,冲出了这条通道,看见了同伴们。

    还好,刚才在石室休息时没有卸下背包,我从里面拿出一个手电后,就向跑出的通道口照去。

    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,等你来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