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古卷秘书 第十章 伏尸

作品:《灵魂葬歌

    惨白的手电光芒照入洞口的一刹那,仿佛就被这黑色的深渊无穷地向里吸去。i。com脚步的急促声已渐渐地近了起来,耳膜的振动频率已然加快了许多,我用手电照了照身后,是一堵死墙。我们没有了出路,也许,接下来------

    接下来是什么,我心中实在没有想法,希望也只寄托在弑邪道长和火的身上。

    身后的黑暗与洞内的黑暗两面地逼近着我的心理防线,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。也许,惟有眼前地着一些光芒,才能给我一些希望。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近,奇怪的是,如果洞内是僵尸,怎么一点声音也听不到。随着洞内声音越来越响,我的心跳也越跳越剧烈,冷汗又再一次的渗了出来,也不知衣衫已被我的汗水洗了几次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大家的步伐已然向后退去,我双手握紧了手电筒,小心地向后挪动着脚步。

    洞内的脚步声似乎停了下来,我咽了口唾沫,也不知哪来的胆子,向前走了几步,用手电向洞内照了照,隐约地可以看见好像有一个物体在向前慢慢晃动,我退了几步,也许就在这一瞬的时间里,一具无头尸体冲我扑来,双手掐住了我的脖颈。

    不觉中,我扔掉了手电,双手只是拼命地拽开它,但我清楚地感受到,他的力越来越大,我的呼吸已有些困难。这是张富强双手抓紧了那双手,生生地将它掰断。我退后到了墙角,在原地干咳了几声,看向同伴们,只见一群的无头僵尸从通道内蜂拥而出,扑向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盗宗的五堂之人吧。还不过来摆阵,我先顶一会儿。”弑邪道长厉声地朝那一行五人喊去。

    无头尸体的数量已将通道挤得满满。道长不知念了什么咒语,用手在空中划出了血色的符印,做成了一道屏障。看着他的额间青筋暴起,估计抵抗这些无头尸体很是吃力,看来这道屏障不会维持太久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一行五人闭上了双眼,围坐在了一起,中间放着一个八卦,口中念着一连串的咒语,回响在昏暗的石室中,听得脑袋昏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突然间,五人同时睁开了双眼,每个人都伸出手掌向地面猛击而下。八卦处慢慢地变成一个小黑洞,渐渐地扩大,度越来越来越快,直到扩张到一米左右就停止并维持下来。

    那五人即刻向最里的墙角跑去。道长的屏障似乎已抵挡不住,他收起手掌,也向墙角跑去。

    慢慢地能听见黑洞内有气流旋动的声响,接下来映入眼帘是那一具具无头尸体被强行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没过多长时间,黑洞似乎已将所有的无头尸体吸完,渐渐地它变得小了起来,直到消失,又恢复成那个八卦。

    过了好长时间,我才晃过神来。

    火上前去,将八卦放到他的背包。

    昏沉死寂又重新抹饰在了四周,我呆呆地望了望那条通道,没有声音,没有光线,一切都好似被它吸引进去,只留下黑漆一片。

    石室的烛台已被点亮,也不只是在什么时候,也许就是我恍惚的刹那间吧。心惊肉跳的画面迅地被诡异安静所替代,突袭而来,又突然的离去,心理实在是接受不了。麻的头皮,紧张的呼吸依然还残滞在全身。脑子满片的空白,不知接下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缓步地走到一个烛台前,毕竟这里的光芒能亮些。我靠在了墙上,双手撑着膝盖低着头,小声地呼吸着。

    弑邪道长走到了我的身旁,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。突然间,父亲抚摸我的画面翻滚在脑海间,还有他闭上双眼是的姿态,我留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我努力地记住那种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然我也知道这不会是父亲的,我抬起了头,看向弑邪道长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是什么?”

    此刻才现,自己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,无力。

    “无头尸。”弑邪道长缓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头尸。”我口中默念着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们经过的人头阵吗?我想,这无头尸应该就是那些人头的残体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地说了一句“哦”,也许只有我才能听见吧。一路上的惊吓,已然突破我的心理防线,我想如果再有一次这样的冲击,我要不就是精神崩溃,要不然就是毅然地挺下来。

    道长又看了看我,那慈祥的眼神随着他转身的时候,一同消隐在昏暗的空气中。

    扑通的一声震响,划破了寂静画面。抬头看去,进来的通道落下一个石门。

    我冲了过去,拳头用力地打击,带是我连一点声音都听不见,看来是很厚很坚实的。我向后退了几步,瘫倒在地。同伴们都过去试着打开,但那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为了省电,我们决定不打开一盏矿灯,就借着烛台的光芒围坐在一起商量出去的方法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,心里感到有些空虚,也不知是不是想家的的原因。我并不想和他们坐在一起,反正在那里也帮不上忙,于是在一两米远的烛台旁,我轻靠在了台柱上,那是一个一米多高的物体。昏沉幽暗的灯光不停地在眼前燃烧着,如同我此刻的心情,昏沉幽暗。我一个人蜷缩在这里,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,回去,现在已被困在石室中,即使没有这道石门的阻止,也许只有6华同意我的看法,但返回的途中若在碰上僵尸怎么办。我想答案只有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我从衣袋中拿出了父亲留给我的信。

    轻轻的脚步声传来,我抬头看去,是张富强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还要感谢他刚才救了我一命。不过只觉得他的神情已然判若两人。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那么此刻他的眼神再也捕捉不到那种猥亵的光芒,反倒是变得有些端庄,严肃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我,并没有说什么,便转身向前方的石壁走去。

    隐约中,看见了他好像蹲了下来,过了没多久,听见了一声声砖块撞击地板的声音。我们都急步走了过去,想看看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靠近张富强的时候,他的身前有一个洞口,我看了看一旁的砖块,明白了是什么。打开了手电向洞内照去,有一条石阶向地底延伸而去,与进入墓**时的那个一样,不过大概的看了看,宽度应该能容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们都睁大了双眼看向张富强。他似乎明白我们的意思是他怎么知道这石板底下有这个石阶,便马上回语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曾经遇见过一个盗过此墓的人,他告诉了我这个秘密,可是花了不少钱呦。不过他好像没盗成功。”张富强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突然之间的神态变化,让我更确定他是个没谱的人。大家收拾了一下行装,张富强竟奇迹般地要求打头走。我站在了他身后,便小心地扶着他的肩旁沿着石阶向下走去。

    我打起了手电,向前照去,想给他多一些的光,免得他绊倒再连累到我。

    当我刚将手电拿在了他的肩膀处,他转过了头,一脸严肃地看着我,又是那种神态。

    这一切既熟悉,又陌生,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,等你来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