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古卷秘书 第十一章 影子

作品:《灵魂葬歌

    沿着手电光芒指向的地方,只是一片无尽的黑暗。I。com借着散入空气中地模糊光芒,小心地踩在石阶上,再也不想重蹈进墓时地悲剧。

    石阶似乎并不长,没过多时,双脚便踩在了平地上。

    将手电的光芒向前照去,像是一个宽大的墓道。

    张富强已不知何时成为了我们的领头人,跟着他的步伐,在寂静的四周,大家都留下了一连串的脚步声。黑色仿佛永远充斥在这片空间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隐约的光芒可以看见两边的石壁一米高处镶嵌这着一个烛台,每隔一米左右远的地方好像都有一个。为了减少黑暗所带来的阻碍,我们一边走着,一边点燃烛台。顿时,墓道内变得通亮,顺着烛光滑过的墙壁看去,才现上面刻满了壁画。我上前走去,轻轻地抚摸着这些文物。一步步地向前挪动着,手指也慢慢地擦过壁画,此时也现,这里有几处破损。我顿下足来,凝望着这些。不禁为古人的艺术感到钦佩,同时也为那些盗墓贼感到所耻。不过没多久,才现自己现在不就是一个盗墓贼吗。

    人生啊,我不禁感叹道。

    壁画的每一个动作,眼神都是那么地传神,令人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。

    令我奇怪的是,张富强居然看得出神,若按他的性格,才不会理会这些,如不破坏意识谢天谢地了。难道我一直误会他了,或者说,他有两种性格。科学家有过研究,有极小一部分人就是如此,不同环境等外界刺激下,他们的性格也会随之改变,难道他就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想着在他这种没谱的人面前还能看见一些正经,说是高兴呢还是一种悲哀,这是个复杂的问题。

    惊讶之后依然惊讶,刘三儿竟也面向石壁仔细地端倪。我转头看了看张富强又看了看刘三儿,心中纳闷道,这主仆二人今儿个怎么了。

    当我回过神的时候,才现,大家一向我聚拢过来,目光都朝向了刘三儿。我看了看大家,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,便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刘三儿的脚下。没有什么呀。我轻碰了一下6华,小声问道这是怎么了,只见6华一脸惊恐的表情指了指我脚下的影子,又指了指刘三儿的脚下。这才现,刘三儿的脚下的确什么都没有,包括被烛光刻在地上的影子。

    听老人说过,鬼是不会有影子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。这么说我们跟一只鬼走了一路。越想,身体的汗毛就一根根的竖起,冷意不停地窜游在全身。

    刘三儿或者说是这只鬼好像现了异常,他把头转过来问我们怎么了。我们都默不做语,转头看了看道长和火,现他们的眉头已紧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那个刘三儿,我们进入尸林的时候生了一些什么事,你还记得吗?”我出口问他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块儿走过尸林进来盗墓吗?”他不慌不忙地说道。

    我又指了指身旁的张富强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他诡异的笑了笑,说:“不就是我们的同伴吗?”

    此刻才现,这一路走来,并没有见到刘三儿拍张富强的马屁,这一切无不地证明了眼前的刘三儿是个假的。

    烛光撒在刘三儿的面颊,我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神已有些变化,充满了杀气。看来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败露了。

    突然地,恐怖的笑声从刘三儿的口中传出,激荡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,被你们现了,但是那又怎样,因为你们的结果------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已然变化许多,低沉的声音凛冽地传来。就在这一瞬间,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背后,眼前的刘三儿已不见了身影,转头看去,已是一个腐烂的面庞对着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---只有死---”

    如同瞬间爆破的炸弹,我的脑子霎时一片空白,不自觉间已大喊出来,全身已不停地打颤,呼吸已然变得急促。

    道长向我疾步而来,一脚将它踢倒在地,用一把利剑刺向它的胸膛,随着一声惨鸣,只见它化为一缕缕烟气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烛火低沉地燃烧着,出昏黄的光芒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身旁的八个人。脑子里有些昏沉,摇了摇头,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大家都在没有心情再看壁画,我看了看身旁的6华,不停地打量着同伴们的脚下,我笑了笑,此刻,也缓解了一下紧张的心情。

    这条通道似乎好长好长,仿佛永远都走不完似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表时针已转动了几格。正要询问张富强时,只见他停在了石壁旁,蹲下来了身子,将石壁底下的一块砖用力推了进去,身后便想起声音,一个石门缓缓地转开,他二话没说,便转身进去,我们也跟着进来。

    点燃了烛火,映出的石室与路过所遇见的一样。

    看来需要在这里休息一下,又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,是该给肚子补充了一些食物了。

    吃了一点压缩饼干,我一个人靠在了石壁上。看到张富强一个人坐在地上,严肃的表情已然与我之前认识的他截然相反。看到了他,又想到了刘三儿。他是什么时候不在队伍了,又是什么时候那个鬼变成了他的模样混入了我们的队伍。刘三儿是死是活也不知道,我又看了看张富强,现他似乎根一点都没有在意刘三儿的下落。又想了想在道长的木屋,那时,刘三儿快要变成僵尸时他的举动,又看看现在,似乎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一指在十这个数字,记得我们是白天来的,那么现在应该是晚上了,我轻靠在烛台旁,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不知觉间睁开了双眼,昏黄的光线渗入我的眼球,模糊的脑海也不知在想什么,我看了看旁边的同伴,都在闭眼休息。突然感到没有了睡意,不过感觉有些压抑。我坐起了身,无聊地望着石壁的一切。

    天花板模糊地隐现在昏黄的烛光中,每一个烛台的光芒不停地释放着光芒。我起身看了看身后的烛台,灯台内似乎燃烧着一个模糊物体,不大,好像燃点很低。这是不是书中记载的万年灯呢?自己也不明了。

    我又起步看了看旁边的几个烛台。

    转头的瞬间,似乎通道边缘处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。我揉了揉眼睛,只见通道边缘处慢慢地伸出半个人影,又慢慢地缩回,就这样来回反复着,我打了个寒战。转身,便轻轻地叫醒一行人。

    火死死地将视线固定在了那里,皱起了眉头。弑邪道长已拿出了符印看向那里。

    突然间通道想起了声音。像是有人急地快跑。一行人便猛追进去。

    黑暗瞬间遮蒙了双眼,眼睛有些不适应。听着大家的脚步声都向前赶去,我顾不及这些,我可不想被落在这古墓里。

    只有捕捉传来的脚步声,小心地前进着。

    火与弑邪道长跑的好快,似乎他们抓住了什么,前方已燃起了烛台的光芒,看看那些可爱的烛光,我加紧脚步跑去,冲出了通道,只见火与弑邪道长擒拿着一个人,嗯,这不是他吗?

    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,等你来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