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古卷秘书 第十二章 符号

作品:《灵魂葬歌

    弑邪道长将刘三儿扶到烛台旁靠了下来。I.com

    我蹲下身子问他,他没有回答我。眼神呆滞,身体蜷缩在一起,苍白的脸色透露着恐惧的神色。看来他肯定之前遇见过不干净的东西了,也许就是我们之前碰到的那只鬼。

    昏暗的烛光只能将几米开外的空间映得有些轮廓,再远也只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    我站起了身子,向石壁看去,才现上面刻印着密麻的符号,像是古老的文字,反正是我一个字也不明其意。刹那间,脑袋一震,身体置身于一片广阔干涸的土地上,眼前的几根枯干的杂草如同这苍白灰沉的天空一样无力。

    仿佛有人轻拍了我一下,突然间我回到了现实。一片昏黄的烛光,还有映在地那一行人。

    刚才怎么了,仿佛来到了另一个空间。我敲了敲脑袋,摇了摇头。弑邪道长看了看我,又轻轻地地拍了我一下,便转身向火走去。

    我又抬头看了看这些被烛光模糊的符号,似乎有一股力量在召唤着我,凝视了许久------

    借着手电融入黑暗中的暗沉光芒,一行人又向前方不知名的恐惧前进。

    脚步摸索着前进的路,同时敲击着清晰地响鸣,没有底的心情又一次回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说是没有底,也不尽然。

    拿着手电筒偶尔地向四周望去,脚下看看,似乎已有些熟练,只觉得自己有点盗墓者的样子了,该是庆幸,还是失落。心里也只有苦笑了之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让我最挂心地也许不是这一切,而是,而是刚才石壁上的古怪文字。

    看到它们时所经历的画面,仿佛曾经的自己去过那里。那一刻的荒凉,那一刻的寂静,那一刻的杀气,是那么地真实,一切无不地刺穿着我的心间,到现在心里还有些隐隐怵。

    是什么呢?

    我苦苦思询这个问题,以至于我碰到了走在前面的张富强。顺着手电的光芒,看到的只是一张严肃的脸庞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地石壁旁没有了烛台,所以也只好半摸黑,半摸亮地小心走着。

    若是现在突然又冒出一个鬼脸或者鬼手,也许心有余悸,但不会在有那种不安的紧张感,或者说会减弱大半,毕竟已经历了许多不愉快的事,自己也诧异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变化。

    路上好像拐了几个弯,这也许不是我们所关心的,惟一重点关心的是,提防四周黑暗处不干净之物,还有尽快找到那本古书的位置。这也许都是大家的期望,6华不知他会怎么想,反正我现在只想找到一个休息的地方,当然是要以安全为前提,想想前来路过的石室,那一处没生过惊心动魄。而且,走了好长时间了。此刻也现,这座墓好像好长好长。

    终于来到了目的地,我心中所想的目的地,似乎又是一间石室。

    点燃了烛台,烛台散出昏沉的光芒,一如既往,这一切我已经很熟悉了。

    坐了下来,点亮一盏矿灯,大伙儿都围坐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胆子似乎真的大了,我心中竟有独自一人转转的念头,不过,不会离大家太远的。打开手电筒,我想前面的石壁走去,无聊地照去,现上面刻印着字迹。

    仔细地照去,我睁圆了眼睛,这面石壁上好像刻满了不久前见过地那些奇怪的文字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瞬时被吞噬。

    含沙的驰风遮迷了我的双眼,用手挡去,努力地睁开双眼,眼前站着一个人,他缓缓地转过头来------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一切瞬时破碎,眼前又呈现出一幅昏暗石壁的景象。

    我转过头来,是弑邪道长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道长。”

    我沉思了片刻,看了看身旁的道长,又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道长,问你一件事行吗?”

    道长看了看我,笑了笑,用火折子照向石壁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关于这些文字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回声道。

    “传闻这是盗宗祖师所创造的字体。千百年前早已失传,也许世上已找不出几人懂得此字,我以前游学问道时曾见过这些。这些文字具体记载着什么,众说纷纭,有人说是一段历史,有人说是一段家世,有人说是盗墓之法,反正是什么样的都有。不过,我看这些文字邪里邪气的,小兄弟你还是不要接近为好。”

    与道长一同回到伙伴身边。

    坐在了那里,心却一直不得安宁下来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,那样真实的景象在这短短地时间里却经历了两次。那个人是谁,这一切是那么地熟悉,又如同梦一般。我的思绪有些混乱,便一个人走到离大家不远处的墙角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安坐了许久,脑海又浮现出父亲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严肃的面庞下不经意间的微笑,那厉声怒吼隐处所散来的和蔼,那父亲高大的背影,虽然我已比他高出许多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里,才又想起父亲留给我的信。这一路走来,一直在身上揣着,也没抽出时间来看。

    我打开折叠的信纸。

    “------峰羽,在你们进入古墓时,一开始会遇见几个通道口,至于哪一个里面没有危险,我不清楚,反正当年我是走错了,遇见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。而父亲也不是没有了解到一点经验。当你们通过第二道门时,那里是一片迷宫般的的境地,你们寻找到一张地图,方可寻找到第三道门的入口。当时记得在墓里遇到了一些紧急情况,好像将地图丢在了一块骨群的地方------”

    看到了这里,恍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起身走过去将信封这一段指给大家去看,大伙儿都沉思了许久。的确,如果按父亲信中所说,他在那里遇见过紧急情况,在这古墓里,也就是说,那里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,而我们也得非去不可,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第三道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又休息了片刻,收拾了一下行装,便怀着有喜有悲的心情,又在黑暗中摸索了许久,来到了第二道门的所在。

    高大宽余的石门上平平整整地没有刻印任何东西,白灰的石门死气沉沉立在那里,一米多高处有一个钥匙状的凹痕。

    我清楚,现在是需要我的木钥匙地时候。

    我从怀中取出它,将它嵌入其中,石门缓缓地张开一米左右的空挡。

    浓黑的空气夹杂着刺骨的气息猛地向我扑来,我看了看黑暗的里面,便踏步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,等你来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