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3章 洁癖的人

作品:《一叶见知秋

    无数的人在寻求他的庇护,而她居然浑然不觉,当他是摆设的吗?

    难道,他还保护不了她一个女孩子?

    林一叶见沈知秋脸色铁青,已经把自己还在生气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。

    她缓缓地低下头,薄如蝉翼的黑睫毛不安地颤动着,好像做错事情被父母训斥的小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她过了整整三十秒钟,才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我以为……你……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沈知秋听到她说的话,怒极反笑,问道:“哦?我不行?”

    他那低沉喑哑的声音,如同一只手,拨弄着林一叶的心弦,又似乎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,听得林一叶身心一荡。

    迟钝如林一叶,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她内心处在抓狂的边缘,恨不得回到说出这句话之前,她怎么能说他不行呢……

    林一叶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,然后偷偷地掀起眼皮,瞅了沈知秋一眼,他的脸还是绷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她想和招惹师父生气一样,拉住他的衣袖朝他撒娇。

    但是她明显忘记了她先前在空间里面取出沾染了炭灰的石头,手也变得黑乎乎的。

    她脏兮兮的手一拉到沈知秋的衣袖,他纯白的衣袖瞬间出现一道漆黑的痕迹。

    沈知秋看见自己洁净的衣袍突然多出来的那一道黑印,脸色比那道黑印更加漆黑,阴沉得仿佛能滴出墨来,他勉强压下心头的怒火,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: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一个有洁癖的人。

    林一叶下意识地松开了他的衣袖,她内心崩溃:自己好像又招惹到他了。

    她立即从空间里面取出一壶水,把引起他生气的“罪魁祸首”,也就是她的手,在水流“滴滴答答”的声音中里里外外、仔仔细细地冲洗干净。

    林一叶的手,秀窄修长,却又丰润白皙,指甲泛着粉红色的光,柔和而略带珠泽。

    沈知秋见她的手洁净如初,如柔荑一般在水光的映衬下显得晶莹如玉,他的脸色稍缓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一叶瞅瞅自己白白嫩嫩的手,又瞅瞅他那被自己污染得乌黑发亮的衣袍,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自责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并无半分饰物,但衣裳整整洁洁干干净净,想来他是一个有洁癖的人。

    她的空间里存有师父留下来的几套崭新的衣服。

    林一叶和师父虽然常年居住在山上,但偶尔,师父会带她四处游历,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两个人居无定所,随遇而安,这时候他们很经常会遭遇大雨的袭击。

    有一次,他们去南华帝国境内寻找一种药草,名为灵渊子,是炼制木还丹的主药之一。

    而灵渊子生长在深渊里面,他们从白天开始,整整寻找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夜间恰逢大雨,师父浑身被淋得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他是何等洁癖之人,又没有带干净的衣服在身上,身体粘粘腻腻导致他全程脸色阴沉得可怕。

    林一叶受不了他压抑的情绪,此后在她的空间里留有了几套崭新的衣服,以备不时之需。